http://caifu86987.cn

不穩定work時代的來臨(Kalleberg就任美國社會學會

  原标題:不穩定work時代的來臨(Kalleberg就任美國社會學會主席演講)

  這篇是Arne L. Kalleberg當選美國社會學協會(ASA)主席時的演講。

  20世紀70年代以來,什麼樣的經濟結構、政治制度、意識形态導緻美國的工人陷入不穩定、失去社會保護的情況,那究竟又有什麼措施能解決這樣的問題?

  20世紀70年代的石油危機、産業轉移、技術修複以及又對所謂個人自由、自己負責自己的意識形态強調等方面體現的全球化新自由主義,導緻美國的制造業和一些大公司轉向新世界。這些像中國、東南亞等地方之所以把美國工人的工人機會帶走了。

  尤其是,不能把這個事情看成是單一事件,而是在整個資本主義經濟體系中的搖擺效應中的又一次擺到了欺負勞工的一端。這一理論來自于波蘭尼《大轉型》中對于經濟/社會雙向運動、社會自我保護的理解。

  除了就工作本身的變化,這種precarious work還帶來的溢外作用,比如community變得松散,對外來人口更加敵視,雙職工家庭在上升。

  不過,并非所有的人都受到同樣的沖擊。确實,在一些影響因素方面——教育、年齡、族群方面,即使連教育水平也因為工作變得precarious而不得不放棄一些decision(比如深造機會),導緻高教育機會群體也可能卷在Precarious中。

  現在已經沒人再教工業社會學(industrial sociology)了,這個分支已經衰落了。取而代之的是勞工、組織等方面分支。

  食菠蘿專欄05 “脆弱”的照顧:養老院中的身體、情感與倫理困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删除,多謝。